關於部落格

推薦大感謝!!!!!!








  • 189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8

    追蹤人氣

左行印與柳昊風的師徒記事-序

嗡鳴,輕掬而飲,四散,諸還天地;歸塵,緩解迷茫,驅異,朦朧淡出。 「聽見什麼了?風兒。」了然於心的傲,風動、忐忑不安,呼應下,慧眼稍逝;「師尊‧‧‧‧‧‧我,不知道。」輕笑之後的靜默,窺伺的對望;「那樣很好。」驚呼、不解、慎懼,只為即耳的笑淒狂。「背誦一次,無法通悟左行之道的三種人。」正襟,輕頌「一者、無法正視自我之人;二者、空有自信,毫無自知之明之人;三者、固守拘泥,心性不能超脫昇華之人。」 輕撣,惜徒之意,“天弦初撩”之後剩下的碎枝,「那,通曉其義了嗎?」寫意的微笑,此時看來,為何卻讓脊背陣陣發寒?「那,換個方式,明曉為何喚醒汝的理由?」似在拿捏,霞映,深思之後的答案。癱軟的身形,牽動意中的笑,囈語非夢,天性使然?真我一覽無遺。「嗯~緋姐姐,雪花糕再給我一盒好嗎?」 晶瑩閃動,徐輕拭下,自相應答,當下而觀,似是只為驗證?「操之過急了是嗎?那,汝們呢。」非寒之境謐,餘下的,間奏、間響,在應合似的晃律中,非鋒之寒,舞韻盈輕。「吾會期待,但是─難。」凌旋欺空鳴,勒畫,肩負而行,虛空。 視物、非物,望著知交那澄靈的瞳,癱軟,切膚壞腑,萬外之遙的峰巒,御師的遣旨,單純的監視;而今、爾後,容身之處何如?「哼!軒轅,今日之恩,小女子記下了。」戀捨,因愛啟恨,罪贖;針對的是人?是物?安放臥榻之上,輕撫,涔汗不止,「這可是‧‧‧‧‧‧試煉啊!」遙視著什麼似的,頭罩下倏乎而逝,蠟淚懸夜,左風淡消‧‧‧‧‧‧。 丹青之藝,大病癒後雖進境不致一進千里令人咋舌,勾勒、點挑之間,柳昊風了然於心;藍韻,兄長練劍的身影,動、靜,墊褥輕挪,厭病的眼神仍舊;分野,對比中依存著相輔共榮的規律。蛻變庸俗的無法切脈般詮釋此境,飛白淡墨,承舞赭楓寧哀思;毫起,已不再單純,下筆時的綿力,拿捏,波紋淡盪;紙上翩飛颯勒輕嫙,深藍之罪翼,死畫行生劍,正為心中所感之動、靜!速筆,懷緬罪禍心,抒發而生,劍翼嗜天,妖華分化的熟稔,說是牽動,更不如描述為暗示更讓人信服。畫物、非景,藍華反映在其上的,竟是赭紅! 短袍、蒼髮現、揚風頭罩、劍蹤傲地獨吟,畫至此,異變突生!兄弟同劫,輕喝聲,震驚之意,源自罪風爧瞳碎帶而失,疾探電出,忐忑不安,兵靈緊連之訊,恐懼以及臣服頓時充塞;掙脫而出的血,比不上瞳中所見,那刻,口吐殷紅。「三弟!醒醒!吾即刻去尋找大夫為你醫治。」柔夷,阻止了躁急的喧嚷,觀色、探息、驗脈。「風弟沒事,大哥,能告訴依風怎麼回事嗎?」盼切,望向目光滯留之處,唯見,畫中提款,半抹嗜狂! 「吾友,這也在你的算計之中嗎‧‧‧‧‧‧?」心下明白,在二妹切脈時的冷靜,不難測度出結果,風弟沉鬱的積血引動而出;但是畫中,令爧瞳罪風臣服的,究竟是什麼? 「汝們啊,覺醒之後能參悟嗎?贈與的招之劍意─劍祭紅塵襲天華。」揮灑,巨劍揮面而掃,走勢竟為輕靈;金髮外域,劍者的劍式被迫中斷,外見毫無傷力的木劍,旋起、欺劍纏繞而上,嗜咬著護臂冑甲,流竄殷紅切切。 「師尊。」示禮徵詢,隨後使用咒力癒傷,存在的,只有疑問。「時機未至,蒼皇雷諭,承繼後的能力啊,憑汝之能,駕馭的了多少?抑是?武星塵的能力僅能讓你發揮到此種境地。」清掬冽泓,淡問,一切於心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